以前看不清未來,現在看不清過去
出自”匆匆那年”
(先謝謝分享的嶽
雖然這slogon道出:
現實自己和心裡理解到的差距哀傷美
那試問連眼前都看不清的 該怎辦呢~
*
似乎最近有點容易直白或不耐煩
身在很多無可奈何的事圈中
遇到明明可以的 有可能性的
就會想推進 想完成 想做好
更多可能性 或更好
先說聲 不好意思
*
因為速度不同而煩躁的時侯
是該洗洗睡了
鳳凰颱風帶來了雨水 帶走了陰霾
據說還因此找到了浴火鳳凰們的遺體
雨明明打著窗 心卻難得平靜
做好自己 ready. 來甚麼也不用怕
希望能一直充滿希望的在六點前起床
做一個健康又有效率的 #晨型人
#早安 #台北(在 捷運大安站 MRT Daan Station)

鳳凰颱風帶來了雨水 帶走了陰霾
據說還因此找到了浴火鳳凰們的遺體
雨明明打著窗 心卻難得平靜
做好自己 ready. 來甚麼也不用怕
希望能一直充滿希望的在六點前起床
做一個健康又有效率的 #晨型人
#早安 #台北(在 捷運大安站 MRT Daan Station)

justfont

justfont:

image

歡迎來到每週一次的新手村時間,今天來跟大家談談這個 leading。Leading 其實就是中文說的行距(或者行高,但直排時稱行寬)。胡適先生有句名言:「我不讀沒有設好行距的文章」以此可見行距的重要性。

(其實胡適先生應該沒說過那句話這張圖只是一個節目效果)

image

行距的計算是從上行的基線到下行的基線這段距離。而「幾倍行距」計算的基準點就是字體大小:如果這段文字是 20 pt,那所謂的 1.5 倍行距就是 20*1.5 = 30 pt。

image

但是為什麼行距是 leading 呢這樣豈不是容易跟領導的那個 leading 混淆?其實在 Typography…

justfont

justfont:

image

字體與字型的這一戰並不會影響世界和平。但這兩個詞彙的分別在中文字體圈爭論非常久,恐怕一時之間也難以下定結論。以下只是釐清問題並提出我們的意見。

image

話說從頭,把各種有關字的名詞做範疇上的明顯區分,是個很西方的玩意。書法等於 Calligraphy 沒有問題,基本上是在講用某種筆與墨結合,在紙上一氣呵成書寫成字的技藝。Lettering 雖然也跟字有關,但如果用「圖」理解,或許更能得其真諦:lettering 就是用筆去「畫」出幾個字,可以塗塗改改反覆修正,出來的成果也更像圖樣,不是像書法那樣一氣呵成,也不是「字型」那樣必須造成千上萬個字。這在中文,通常叫做「美術字」。

而 fonts,指的原本就是活版印刷的「一整套」活字。這翻成「字型」也沒什麼爭論。比較有爭議的部分是 Typeface。

新學年 整理資料夾
看到還是會心一笑

反應直接熱絡又純真但常常暴走的孩子們
課前盡力準備
課後從國小走出來就精力榨乾的服務員們

帶動中小學

為了數媒系學會 也為自己
史無前例的嘗試
一個服務學習
除了教導和準備之外
收穫更多的其實是學習和心態

謝謝所有一起走過的夥伴
數媒的同學和學妹們
還有當時合作的室設系學姐們
總是捏把冷汗的玉芬老師

如今 它不止在我任內完成 
也將傳承下去
加油!(在 興華國小)

新學年 整理資料夾
看到還是會心一笑

反應直接熱絡又純真但常常暴走的孩子們
課前盡力準備
課後從國小走出來就精力榨乾的服務員們

帶動中小學

為了數媒系學會 也為自己
史無前例的嘗試
一個服務學習
除了教導和準備之外
收穫更多的其實是學習和心態

謝謝所有一起走過的夥伴
數媒的同學和學妹們
還有當時合作的室設系學姐們
總是捏把冷汗的玉芬老師

如今 它不止在我任內完成
也將傳承下去
加油!(在 興華國小)